自动化促进财富增加消费提升 创造更多工作岗位

  华尔街日报发表撰稿人克里斯托弗米姆斯(Christopher Mims)的文章称,自动化技术实际上能够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大量的经验性实例表明,自动化技术和发明带来的生产力提升,最终会造就更多的财富,降低产品价格,提升消费者消费能力,进而创造更多的工作岗位。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自1970年代ATM机诞生以来,美国银行出纳员的数量翻了一倍多。正当对于自动化技术将抢走人类的工作的担忧重新燃起,在波士顿大学法学院教学的经济学家詹姆斯贝森(James Bessen)指出了那一似乎自相矛盾的现象。他说,工作岗位和自动化往往是一同增长。

  麻省理工学院劳动经济学家大卫奥特尔(David Autor)在发表TED演讲时说道,当然,有的时候机器的确会取代人类,比如在农业和制造业。然而,在整个经济范畴内,奥特尔所说的则从未发生过。

  在激发劳动阶级投票者失望事情的总统选举结束后,机器对于工人的威胁再次成为媒体的焦点。上周,亚马逊推出了免排队、无收银员的Amazon Go商店。

  侯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CKE餐饮公司CEO安迪普兹德(Andy Puzder)为劳工部长。普兹德称,自助订购机,比如麦当劳最近推出的那种,将会帮助他的公司清除部分职员。

  这类进展令人担忧。但从大量的经验性实例来看,自动化技术和发明带来的生产力提升,最终会造就更多的财富,降低产品价格,提升消费者消费能力,进而带来更多的工作岗位。

  以银行出纳员为例,ATM机的普及意味着银行支行会变小,因此服务价格随之下降。贝森指出,银行开办了更多的支行,雇用的出纳员总数因而变多。

  部分个体则因自动化技术的推广而遭受不利影响。1900年,40%的美国工人从事农业;时至今日,该比例已经下降到不到2%。随着生产力的提升,工业国家的制造业工作者近几十年来呈现减少。但整体上来说,自动化技术对于社会就业的影响是积极的。

  诚然,技术改变了工作岗位的质量以及数量。德勤首席英国经济学家伊恩斯图尔特(Ian Stewart)去年合写了一篇论文,利用最早追溯到1700年代末的户口普查资料来评估作为工业革命摇篮的英国的工作性质变化。

  作者们发现,低薪酬和高薪酬的工作均呈现显著的增加。理发师和酒吧招待员变多了。与此同时,会计人员和沪市也增多了,这反映了现代经济日益复杂化。

  斯图尔特指出,很多被技术进步改变最多的领域增招的人员却最多,从医疗到管理咨询行业。我们发现的是,机器和人类是高度互补的。

  这种两级分化的劳工市场也有副作用。消失的工厂岗位主要被服务行业的岗位所替代,像医生和计算机程序员这样的高技能人员获得更多的薪酬,而很多其他的人则要为富人的舒适和健康服务。中产阶层的薪水增长处于停滞,这帮助催生了当下的民粹主义。

  在1960和1970年代,大规模制造业就业是好事情。奥特尔说道,那个时代创造了大量好的岗位,它需要大量的人手,需要一些但并不算很多的技能。那些工作也有相对较高的附加价值。但他补充道,那个时代已然过去。

  那助长了来自评论家、技术人员和经济学家有关这一次不一样的论调,他们认为,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同时兴起已经催生机器人保安和无人驾驶卡车将会让很多人彻底失业。

  我则持有较为乐观的看法。尽管人工智能近年来取得了种种的进步,但这类技术基本上都只适用于少数的领域,如图像识别和语音处理。人类能够做所有的这些事情,还能够做其它的一些事情,这可帮助我们过渡到新的工种。

  部分乐观者则担心人类总是处在落后状态。我们在进化,工作也在不断变化。硅谷奇点大学CEO罗伯内尔(Rob Nail)指出,然而,很不同的一点在于,人类作出改变的时间非常有限,因为技术以指数级的速度在发生变化。

  就业过渡

  贝森表示,问题并不在于普遍失业,而在于让人们从一项工作过渡到另一项工作。

  其它的国家在援助和重新培训失业人员上投入比美国更多的资源。奥特尔说,丹麦在这方面的投入在GDP中的比重达到美国的25倍之多。

  他提到了另一个历史案例。十九世纪接近尾声之时,随着农田转向自动化运作,美国的农业生产州面临着大批人失业的前景。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他们发起了高中运动,要求每个人在16岁之前不得离开学校。该项目成本非常高昂,不仅仅因为新学校的建设和新教师的聘用,还因为这些年轻人不再能够在农田工作,没有经济收入。但它让工人对于二十世纪的工厂岗位有更好的准备,同时也大大提升了二战后的大学入学率。

  作为国家来说,我们非常富裕。奥特尔说,如果说有谁能够就这种工作过渡做点什么的话,那就是我们。